眼罩下母子的心態

  ■孩子
  第一次在全班同學面前表演蒙眼識物後,陽陽得到了同學們的鼓掌。當換了蒙眼方式很難猜出卡片顏色後,老師對他說這是騙術,陽陽“就是不聽,還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。”
  ■家長
  學員天天的媽媽說,孩子學習心不在焉,所以成績很不好,“在40人的班級里排30多位”。不懂教育的父母感覺束手無策,而“超動力”培訓可以幫助孩子提高專註力。正是這個詞,將她牢牢地吸引住了。
  旁觀的老師
  在“潛龍智德”的官方網站,培訓機構貼出了一些“成功案例”。其中一條是:陽陽的媽媽認為,孩子學了超動力後,做作業很快。但實際上,從二年級就帶陽陽的王麗認為,陽陽學習成績並沒有太大進步
  央視新聞:

  “超能力”源自偷看
  央視5月8日新聞《被蒙眼的孩子》中的第一個試驗。孩子沒有蒙眼,只是用紙片擋住她的雙眼。孩子能說出牌上的數字與顏色。但慢鏡頭顯示,她是在拿牌時快速移到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偷看。
  《被蒙眼的孩子》第二次試驗。在蒙眼識別卡片時,如果卡片只能從背面看,孩子就不能識別。而且孩子蒙眼識別時的嗅牌動作很大,會把牌貼著嘴唇,正好處在眼罩下方。
  成都商報報道了“成都潛龍智德”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的蒙眼識物培訓後。該公司總經理、法人代表辜聞秋、昨日接受了本報採訪。
  ■你們的老師是哪裡聘請來的,有無資質?
  辜聞秋:我們是教育咨詢公司,我是法人代表,這邊是負責咨詢方面,授課是總部,在廣東,由廣東派專門的老師來講課,都有教師資格的。與總部的關係是加盟代理,我們的註冊在青羊區,在青羊區工商局,有營業執照,都可以查的。
  ■你們能否證明“蒙眼識物”?
  辜聞秋:肯定以事實說話,來看下娃娃真實的表現,因為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這個本身就是每個娃娃具備的潛能,通過科學系統方法引導,往往能夠做到這個效果。“蒙眼識物”,是我們這邊娃娃真真切切都可以做到,通過我們老師教學、復訓、進階培訓,我們能讓娃娃直接聽出來,或部分娃娃,比較優秀的,用後腦感知。
  ■色卡放進黑袋,為何孩子認不出?
  辜聞秋:戴上眼罩,卡片放進黑袋子辨識,我們也有這樣的訓練,每個孩子進度不一樣,根據資質高低,不斷進階,黑袋中感知就是比較高難度的,不可能每個孩子水平都一樣。同時,環境和心態上,不給娃娃製造很大壓力,很平和的狀態,是沒問題的。
  (昨日測試實際情況是,孩子看不到袋子里的東西,但卻同時能看到電視里的節目。壓力大隻影響看黑袋?)
  ■“蒙眼識物”的科學依據在哪裡?
  辜聞秋:“蒙眼識物”只能教小孩,8、9歲比較好,15歲之後就很難開發了。通過科學系統的訓練,音樂、圖片等訓練感知。因娃娃左腦和右腦之間有個叫間腦的結構,通過把松果體的激活、喚醒,讓娃娃可以讓腦波來感知外界事物。
  因為我們是成人,無法感受,但是通過這樣訓練,娃娃確實可以感受。這個不是真偽之爭,有可能叫學術之爭了。我們在香港、臺灣都有專家支持。
  (昨日報道中,北京大學心理學習專門從事腦神經研究的周曉林教授認為“松果體是第三隻眼”很荒謬,它是負責內分泌激素的器官,不能成像。)
  ■能不能全程陪同授課,測試學生?
  辜聞秋:歡迎來測試,但不能進入教室參與到老師和學生當中,這部分也算是公司的秘密。每一次復訓家長都來驗收,讓家長來考驗自己的娃娃。用自家的道具也沒有問題的。
  (昨日報道中,孩子在蒙眼後,松眼罩、抬額頭之類的小動作很多,而與眼罩無關)
  ■花重金學“蒙眼識物”有何好處?
  辜聞秋:孩子學習這個課程,只有在絕對專註的情況下才能感知這個東西,可以培養孩子專註力,把孩子改善。還有就是提升自信心,當娃娃掌握了一項其他娃娃不具備,過去不具備的技能,內心會更強大一點。同時啟發靈性和悟性,通過一段時間觀察確實會看到娃娃改變,學鋼琴對音樂感知能力更強一些,學畫畫創作能力更豐富些。
  對話蒙眼識物課老師

  兩天教方法 “大成”之日需3年
  辜聞秋介紹,該機構的3門課由不同老師任教,廣州的總部(廣州大課堂教育有限公司)負責派駐。就“蒙眼識物”這門課來說,成都的課由一位名叫丁燕芬的老師授課。丁老師說,她已從事蒙眼識物教學有4年時間,全國範圍內教授的學生有數百人。她說自己在專註的情況下也可以做到蒙眼辨色,但由於開發較晚,還不如學生們厲害,她自稱學生們有的可以擁有“第三隻眼”。
  對於蒙眼識物的科學性,她的描述是,“通過兩天的教學的確能教會孩子方法,另外通過3年的強化期,蒙眼識物並不難”。記者隨後採訪了其廣州總部。據相關負責人介紹,蒙眼識物的科學依據是上世紀80年代諾貝爾醫學獎得住羅傑斯佩里的一篇關於左右腦的論文。記者查閱到,這位美國心理生物學家因研究揭開大腦兩半球秘密和功能分工,於1981年與人共獲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。但其研究中卻並未對類似蒙眼識物之類潛能進行論述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汪玲 張舒 攝影記者 王紅強
  同行有話說

  “一看就很假 有些機構能賺錢啥都做”
  昨日,本報報道了《蒙眼識物蒙了誰》,引起成都培訓圈子的討論。成都市一家知名教育機構的負責人於明(化名)看到報道後給本報爆料稱,稱兩個月前曾有一家位於世貿中心A座的培訓機構找到自己,想與自己所在的機構合作“超動力”,即蒙眼識物課程項目,並承諾一個學生學2天收費3.8萬元,一個月能賺30萬元。
  “他們是通過一個熟人聯繫到我”,於明回憶,由於於明的機構規模較大,對方的負責人希望通過合作拓寬市場。
  “後來他們邀請我去參觀他們的機構,觀摩展示課”,於明記得,接到邀請後,自己確實去了,走進門時他看到,牆上的屏幕一直播放著《最強大腦》的錄像。在機構內部房間,負責人邀請了數名家長前來觀摩展示課,一名由機構找來的小朋友在前面演示蒙眼聞色卡,但是“一共猜了4次卡片,錯了兩次”。
  “那個一看就很假”,於明稱,自己完全無法相信臺上老師的話,然後直接走人。於明記得,為了吸引自己,對方將機構說得很有前景。對方告訴他,機構總部設在上海,包括廣州、貴州等地都有分公司,每年的營業額能達上千萬元。而課程教材、老師等等資源都由總部提供。
  “我沒同意”,於明稱,這種課程“一看就是騙人的”,但“用類似項目賺錢”的事,他稱在教育培訓的圈子裡“並不少見”。於明告訴記者,在成都,教育培訓機構的圈子並不大,大家經常交流。他知道有些機構在做一個項目時往往並不在意其是否有教育效果,“能賺錢就做”。教蒙眼識物課程的機構在成都也不僅有一兩家,“他們是個很大的網絡”。
  他進一步介紹,蒙眼識物課程之所以天價,就是因為“報班人太少”,他稱,因為願意學的人少,所以只做高端人群,一單就能賺夠一兩個月的開銷。
  老師5次勸阻失敗

  媽媽帶兒停課去學
  半年以來,孩子已堅信自己的本事,家長卻一直抱著“萬一有點用”的心態
  第一次 勸孩子
  說起“潛龍智德”這個培訓機構,城西一所知名小學四年級班主任王麗(化名)並不陌生。從去年12月開始,近5個月的時間里,她班上的學生天天(化名)、陽陽(化名)以及他們的家長,從交十多萬元培訓到請假去廣州,已經越走越遠。
  王老師前後進行了5次勸說,可結果是,她眼中身處騙局的孩子與家長,卻一直在清醒地婉拒這份好意,直到昨天,陽陽依然告訴她,自己真的能夠蒙眼識物,而且自己的“天眼”已經“從前額開到了後腦勺”。
  第一次 勸孩子

  同學面前表演獲成功

  老師說騙人 孩子不高興
  按照慣例,每年12月25日,學校的班級都會組織聯歡晚會。去年的晚會也是如此,“班上40多個學生,誰想表演就上臺”。
  其他的學生都是英文歌曲、朗誦,唯獨陽陽的表演讓王麗吃了一驚。她記得,陽陽自發走上臺,拿出略微有些細長的黑色眼罩。戴上眼罩後,陽陽開始拿出色卡、子卡等卡片,開始蒙眼識物的表演。摸摸索索一段時間後,陽陽終於猜出了卡片的顏色。整個表演下來,陽陽猜對了不少卡片的顏色,也猜對了少量的文字。
  學生一片驚奇,紛紛為陽陽鼓掌。班主任王麗有些納悶,還以為陽陽學了什麼新奇的魔術來表演。不過,第二天,同學天天的“爆料”讓她從疑惑轉為了擔心。天天告訴老師,陽陽表演的不是魔術,而是他在“潛龍智德”學習的蒙眼識物,就是“開天眼”。天天告訴王麗,媽媽也給他報名了。
  王麗認為這肯定是騙人的招數。中午休息,她來到陽陽的宿舍,要求他再表演一次蒙眼識物。陽陽按部就班,戴上眼罩後,開始猜卡片上的顏色、文字。據王麗的描述,陽陽自己操作時,就能猜出一些卡片的顏色。但是,她讓其他同學捂住眼睛,陽陽就基本猜不出來顏色和文字。
  然而,每當猜不出來,陽陽就說“我這是心不靜,心靜就看得到。”王麗告訴這個執拗的學生,這是騙人的,不要繼續再學習了。“但他就是不聽,還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。”
  第二次 勸家長

  媽媽匯款十多萬元

  管他呢,萬一有用呢?
  眼看陽陽學了蒙眼識物,王麗覺得不能再讓天天去花這個錢。從學生宿捨出來,她就趕緊給天天的媽媽打電話。但提醒已經為時已晚,天天的媽媽已經報名並給這家機構匯去了十餘萬元的學費。
  “她說管他呢,反正報都報了,萬一有用呢?”王麗依稀記得天天媽媽的答覆。
  隨後,她又給陽陽的媽媽打去電話,表示這種“開天眼”的培訓不靠譜,“不要再讓娃娃上這種課了。”但陽陽的媽媽並沒有絲毫驚訝,她對王麗說這種培訓真的有效。她真是看到兒子能夠蒙眼識物,因此,她堅信不疑。
  之後的幾次周末,陽陽和天天的媽媽都來接兒子放學。看到她們,王麗就忍不住嘮叨幾句,但兩位媽媽總是不以為然。尤其是陽陽的媽媽,她的態度依然很堅決。而天天則告訴王麗,他並沒有學習蒙眼識物。
  王麗的班上總共有40多名孩子,陽陽和天天的成績不太好,排在班上20名後。“其實他們兩個很聰明,就是有點懶。”王麗認為,他們家庭條件很好,想要什麼東西都會很容易得到,所以可能不太努力。
  第三次 家長雙雙婉拒

  孩子請假去廣州上課

  三天沒來學校
  幾個月前的周五下午,兩位媽媽照常來接孩子放學。之後,她們分別給王麗打電話請假。理由是,她們要帶孩子去這家機構的廣州總部上課。
  原來說的是周日晚上回成都,這樣陽陽和天天還可以按時回到學校上課。但是,因為廣州突降大雨,航班被迫延遲。因此,兩個學生就滯留在廣州,耽誤了學校的課程。
  王麗回憶,在耽誤了一天課程後,天天先回學校上課。又過了兩天,陽陽才回到學校上課。
  這一次,王麗又忍不住,向陽陽和天天的媽媽打去電話。談的還是老話題———不要讓孩子繼續到“潛龍智德”培訓。同樣,這次依然遭到了兩位媽媽的婉拒。
  在“潛龍智德”的官方網站,培訓機構貼出了一些“成功案例”。其中一條是:陽陽的媽媽認為,孩子學了超動力後,做作業很快。
  但實際上,從二年級就帶陽陽的王麗認為,陽陽學習成績並沒有太大進步。即便有一些,也是她和孩子努力的結果,和培訓沒有任何關係。
  第四次 電視都播出了

  央視播節目揭露類似培訓
  家長:我這家不一樣,是正宗的
  時間來到今年的5月8日。這一天傍晚,中央電視臺播出了一條新聞———《被蒙眼的孩子》,揭露蒙眼識物的真相。
  激動的王麗認為,終於找到證據來說服陽陽的媽媽了。於是,她趕緊撥通陽陽媽媽的電話,告訴她央視正在播出蒙眼識物騙局,讓她趕緊看電視。過了一會,陽陽媽媽打回電話。她告訴王麗,電視上播出的都是蒙眼識物培訓行業中的敗類,她所報名的這家是很專業,很正宗的。
  陽陽媽媽的回覆,讓王麗大失所望。這麼強有力的證據,在陽陽媽媽眼裡都視若無睹,她不知道還能怎麼做。
  昨天,第五次……
  孩子告訴老師:

  我正把天眼轉去後腦勺
  為瞭解陽陽是否真能“蒙眼識物”,王麗老師決定,再和陽陽私下談一次。
  “你是不是通過眼罩的空隙看到外面的東西。”對王老師的單刀直入。陽陽說:“看不到的!每次他們都要請家長來,請他們戴上(眼罩),還問他們看不看得到!”
  “那在寢室里,我讓同學蒙著你的眼,你就識別不了呢?”王老師又問。陽陽有些著急:“不是!把我蒙到了……而且我當時太緊張了,所以說……”
  “媽媽說你能後腦識字,是怎麼回事?”“老師教我,慢慢把天眼轉去後腦,看行不行。”陽陽結結巴巴地描述了天眼轉後腦的學習過程後,老師又問道:“聽說你還能把書里的字摸出來?”王老師問。陽陽小聲回答:“不曉得。”
  當校長武玲(化名)知道了學生報“蒙眼識物”培訓後,已決定讓學校的班主任都對全校的家長進行一番提醒,避免上當受騙。
  家長的真實心態

  “上當受騙我也認了 萬一真的有點用呢?”
  在潛龍智德網站的“學員專區”里,天天穿著綠色學員服,和媽媽站在一起,笑得十分開心。天天媽媽說,經陽陽媽媽介紹,她來成都參加了一次潛龍智德的免費講座,也看了學員現場展示蒙眼識物,當即決定報名參加“全階班”,學費139800元。
  那時,她和丈夫正在為孩子的學習發愁。“孩子平時上課思維敏捷,發言也積極。但是他上課容易分心,坐不住。”天天媽說,孩子學習心不在焉,所以成績很不好,“在40人的班級里排30多位”。她和丈夫遠在廣安,“又都不懂教育,遇到這些問題只能束手無策。”她說,潛龍智德稱,“超動力”培訓可以幫助孩子提高專註力。正是這個詞,將她牢牢地吸引住了。
  “我覺得他們其實就是抓住了家長的心理,讓你覺得還是可以試一試。”她說,目前,孩子只完成了快速記憶的培訓,對蒙眼識物,她個人的看法是“不能說信,但也不好說不信”。  “說實話,誰沒有上過當,受過騙?但這個錢花在孩子身上,上當受騙我也認了———萬一真的有點用呢?”成都商報記者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
肩背包

lx49lxvp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